鳳凰徐州新華書店

二十二世纪古墓奇兵电影:商品分類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藝術 > 文學 > 文學 > 逃離德黑蘭-一個英雄的自白

      逃離德黑蘭-一個英雄的自白
      逃離德黑蘭-一個英雄的自白
      • 本店售價:¥24.0元
      • 定價:¥32.0元
      • 折扣:75
      • 作者: 門德茲
      • 出版社: 中國友誼
      • ISBN: 9787505731745
      • 出版日期: 2013.02
      • 開本: 16開
      • 版次: 1
      • 印張: 平裝
      • 字數: 暫無
      • 庫存: 暫時缺貨
    • 購買數量:加入購物車
    •     
    • 二十二世纪古墓奇兵性物谜 www.tgenn.icu

    商品詳情


     

    編輯推薦語

    2013年奧斯卡最佳影片;2013年金球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入圍奧斯卡6項大獎的電影《逃離德黑蘭》的原著。
    全程揭秘CIA內幕,一個男人的責任、信心與勇氣,一個段真實的歷史,一個偉大的故事!

    內容提要

    《逃離德黑蘭(一個英雄的自白)》由安東尼奧·J·門德茲編著。
    《逃離德黑蘭(一個英雄的自白)》簡介: 1979年11月4日,六位美國外交官設法逃出了激進分子圍攻的美國大使館。其余人員遭到扣押,長達444天。六位逃亡者在加拿大使館留宿了兩個多月,直到中央。睛報局展開冒險營救行動。
    門德茲是中央情報局頂級“偷越封鎖線”特工。他想出了勇敢的計劃,斷定這樣一個史無前例的營救行動需要大膽的掩蓋。他在真正的好萊塢制片人協助下,偽稱拍攝科幻電影《阿爾戈號》。這項瞞天過海的計劃面面俱到。甚至在好萊塢發出了各式各樣的假廣告。他和他的團隊接下來為六位外交官制作假檔案,冒充加拿大電影攝制組成員,在伊朗尋找合適的場地。
    然后是危險的部分:門德茲和另一位中央情報局官員在加拿大政府的協助下,進入伊朗境內,在進行了充分的說服和精心的準備之后,門德茲帶領他的“攝制組成員”終于通過層層關卡,在德黑蘭機場登機。同一天,加拿大駐伊朗使館關閉,加拿大大使也立即返國。
    19世紀80年代,《阿爾戈號》的故事一直不為人知曉。因為考慮到剩余人質的安危。CIA和加拿大政府也對整件事情的過程諱莫如深。直到1 997年,CIA才完全公開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門德斯親自撰寫了整個營救過程的詳細報告——不過,伊朗方面并不認為CIA說了實話…… 《逃離德黑蘭:一個英雄的自白》是2013年金球獎最佳影片、奧斯卡獲獎電影《逃離德黑蘭》的原著。
      電影的導演本阿弗萊克稱贊它是“一個偉大的故事”。這個真實發生的故事講述了一個男人的勇氣與責任,以及在絕境中看到希望的樂觀精神。為了六個素不相識的外交官,門德茲以身涉險,深入敵國,并且采取了最大膽的營救計劃。他本可以放棄這次行動,但他最終堅持做完了該做的事。閱讀本書,你會感受到人性的光輝力量,這種力量超越政治與國界,與每一個人的心靈息息相通。你所收獲的絕不僅是一個好看而真實的故事,更是堅持信念,在無望的現實中繼續奮斗的勇氣,承擔起生命的責任的堅強力量。
     

    作者簡介

    美國中情局偽裝部門負責人,電影《逃離德黑蘭》男主角原型。 1965年加入中央情報局技術服務部門,從事秘密工作25年,參加過冷戰時期最重要的一些秘密活動。1980年1月,他在伊朗?;杏?位美國外文官,獲得“勇敢情報之星”的獎勵。30多年后,這段經歷被改編成了電影《逃離德黑蘭》。 1997年,他獲得“開拓者”大勛章。在最初為中情局工作的上萬人中,只有50人獲得這種殊榮。勛章承認他“以其行動、榜樣和主動精神……塑造了中央情報局的歷史”。 著有《偽裝大師》《間諜生涯》等書。 馬特·貝格里歐(Matt Baglio) 《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他的著作《儀式:現代驅魔人》。The Rite:The Making of A Moder”Exorctst)被改編為電影,由著名男演員安東尼.霍普金斯主演,于2011年上映。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革命的伊朗
    第二章 中情局
    第三章 鷹爪行動
    第四章 無處可逃
    第五章 救命稻草
    第六章 他山之石
    第七章 動員令
    第八章 掩護身份
    第九章 偽裝大師
    第十章 好萊塢
    第十一章 準備材料
    第十二章 中轉站
    第十三章 伊朗現場
    第十四章 預演
    第十五章 背水一戰
    第十六章 榮光
    楔子
    第一章 革命的伊朗
    第二章 中情局
    第三章 鷹爪行動
    第四章 無處可逃
    第五章 救命稻草
    第六章 他山之石
    第七章 動員令
    第八章 掩護身份
    第九章 偽裝大師
    第十章 好萊塢
    第十一章 準備材料
    第十二章 中轉站
    第十三章 伊朗現場
    第十四章 預演
    前言

    那一天是1979年的12月19日,周六。傍晚,我正在工作室里繪畫。窗外,落日依山而下,余輝映出一道長長的暗色光影,如同帷幕一般蓋住了山谷。
    本周早些時候,我收到了美國國務院下發的一份備忘錄,其中包含一些令人震驚的消息:六名美國外交官逃離了被激進分子占領的美國駐伊朗大使館,躲進了加拿大駐伊朗大使肯·泰勒及其高級移民官約翰·希爾唐的府邸。
    一個多月以前的11月4日,一群伊朗激進分子襲擊了美國位于德黑蘭的大使館,扣押了六十六名美國人質,隨即在全城范圍內展開了大規模搜捕美國人的行動。他們指控美國人暗中從事“間諜”活動,試圖破壞這個國家興起的伊斯蘭革命。
    在大使館被占領時,我已是中情局技術服務辦公室下屬的全球偽裝行動部門的負責人。在過去十四年的職業生涯中,我已經在全球范圍內開展了眾多秘密行動,為特工和情報官員提供偽裝支持,并協助營救“鐵幕”背后的叛逃者和避難者。大使館遭到攻擊之后,我和我的團隊立即行動起來,為潛入伊朗的先遣隊準備各種所需的偽裝品、虛假文件以及不同化名的掩護身份。而就在準備期間,我們收到了國務院的備忘錄。
    對于這六名美國人,國務院似乎采取了一種觀望策略。在我看來,這是很有問題的。我最近剛去過一次伊朗,對于那里的危險,我有親身經歷。這個城市到處都是眼線,時時刻刻注視著你,搜尋著你。在任何時候,你都有可能會被發現。
    這六個人已經躲藏了近兩個月的時間,他們還能夠堅持多久?如果這六名美國人必須逃跑,他們會去哪里?在位于德黑蘭的美國大使館外,每天都聚集著數千名群情激憤的伊朗人。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被抓,那么他們極有可能會被投入監獄甚至被處死。
    我一直對我的團隊講,撤離行動有兩種:一是遭到惡意追捕,二是未遭惡意追捕。我們不能等到這六名美國人四處逃亡時才去營救他們,因為那時候我們幾乎不可能將他們安全救出。
    電臺正在播放歌曲《風雨無阻》。在創作時,我經?;崾仗衾?。對我來說,音樂幾乎與光線同等重要。
    我的繪畫生涯始于孩提時代,在1965年加入中央情報局時,我已經是一名藝術家了。至今,我仍認為我首先是一名畫家,其次才是一個間諜。在中情局工作期間,繪畫一直都是我紓解個中壓力的出口。偶爾,我會對某些官僚的古怪行為感到氣憤,甚至到了想掐死他們的地步,但如果讓我回到工作室,拿起畫筆,那么所有這些敵意都會煙消云散。
    那天下午的創作,源于與我工作相關的一個詞語:“狼雨”。在一個令人壓抑、沮喪、陰暗冬日夜晚,與窗外的茂密叢林對話。它傳遞的是一種我無法言表的悲傷,但直覺告訴我,我能把它畫出來。
    如果創作順利,那么我的大腦就會迅速進入一種“阿爾法”模式:主觀的、富于創造性的右腦就會實現突破。愛因斯坦曾對天才下過一個定義:天才并不是你比所有人都聰明,而是你已經做好了獲取靈感的準備。對我來說,這就是“阿爾法”的定義。我會通過繪畫來紓解工作壓力,并通過這種創作來尋求問題的解決方案,因為它會讓你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我已經做好了獲取靈感的準備。
    在對油畫布的底層色著暗釉時,我的思緒迅速發生轉變,一個初步的計劃開始在腦海中顯現出來。我們不僅要為這六名美國人偽造新的身份,提供偽裝支持,而且要派人潛入伊朗,與他們取得聯系,并對他們的撤退能力進行評估。
    我的兒子伊恩走進了工作室。他以一種藝術家特有的眼神審視著這幅畫作,而當時他只有17歲。“很好,爸爸。”他一邊說著一邊后退一步,以便找到更好的角度,“但這需要多加一點藍色。”他指的是狼的眼睛。
    “快離開這兒,伊恩。我大概三十分鐘后去吃飯。告訴你媽媽,好嗎? ”我說。
    電臺中傳出了埃拉的一首歌曲——《只是其中之一》。伴隨著歌聲,我也開始用松節油清洗我的畫筆,并給油畫蓋上防護罩。
    無數問題開始涌入我的腦海。我如何說服這六名無辜的、未接受過隱秘行動訓練的美國外交官,讓他們相信,他們能夠成功逃出伊朗?我需要編造一個什么樣的故事,足以讓幾個“外國人”有理由在這種時候來到伊朗?我雖然組織過數十次的撤離行動,但這一次可以說是我所遇到的最具挑戰的任務之一。
    我關掉了收音機和電燈,靜靜地站在黑暗中,窗外一片漆黑,只有暖房里的枝形吊燈散發出朦朧的光。我思忖道,諜報行動是治理國家的一個工具,對于適當的、專業的諜報行動,國際上是有一套交涉規則的;但就目前伊朗的革命政府而言,唯一的規則就是沒有任何規則。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第一章革命的伊朗 1979年11月4日,對于前去大使館上班的美國人來說,這天的清晨與往常一樣。大使館臨時代辦布魯斯·蘭根召集各部門負責人開了一場晨會,之后和維克·湯姆塞斯以及邁克·豪蘭趕往伊朗外交部,前去討論美國駐伊朗軍事人員的外交豁免權問題。
    上午十點鐘剛過,無線電網絡傳出呼叫聲:“注意!注意!所有海軍陸戰隊員,一號位集合。”發出呼叫的是大使館的安保主管阿爾·戈拉辛斯基。這一刻,大量“激進學生”沖破大門,涌入美國大使館。
    大使館的新聞處就位于正門附近的停車場一側。有人切斷了門上的環形錨鏈,大批游行示威者蜂擁而入,其中大多數是女性,她們舉著上面寫有“不要害怕,我們只是想進來”的標示牌。
    約翰·格雷夫斯是最先看到激進分子沖進使館區的人之一。他是美國大使館的公共事務官??拷盎С饌?,他看到一名激進分子走向一名負責?;な構蕕木?,然后兩個人擁抱在了一起。對于這一幕,格雷夫斯并不感到驚訝。
    隨著涌入使館區的激進分子越來越多,使館的其他工作人員也開始慢慢反應過來。在當時的伊朗,游行示威活動幾乎每天都會發生,而 “美國去死”、“打到沙赫”等口號幾乎每時每刻都在喊,所以在使館內部工作的美國人最初還以為這是外面的“背景噪音”。
    現在,只需幾分鐘的時間,激進分子便可包圍整個辦公樓。工作人員和使館外交人員終于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們有的站在椅子上朝窗外望去,有的則聚集在警衛室,通過那里的閉路監控器了解外面的情況。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館區擠滿了激進分子,他們揮舞著標語并高喊:“我們只是想進來!”然后,一個接著一個的閉路監控器出現空白畫面,因為攝像頭已經被示威者從墻上拽下來了。
    大多數使館工作人員都顯得很平靜,有的甚至還表現出了厭煩的情緒。他們似乎認為,這些學生只是闖入大使館喊喊口號而已,到時候他們自然會離開。闖人者大喊著:“我們沒有惡意!我們只是想進來!” 在他們中間,有的人還拿著擴音器,聲浪一次高過一次。
    美國人有所不知的是,這并不是一次狂熱的抗議游行,而是一次精心準備的襲擊行動。這些自稱為“伊瑪目的門徒”的學生早在多日前就已經對大使館踩點,并繪制了詳細的地圖。他們裁剪布條,為可能抓獲的人質準備了近一百條蒙眼布;他們甚至還為這些人質準備了食品。
    他們精心將發動襲擊的時間選在“國家學生日”。國家學生日是為了紀念一年前在德黑蘭大學游行示威時被沙赫武裝力量殺害的學生而設立的,那次游行活動吸引了數百萬名學生參加,而真正的策劃者則在龐大人群的掩護下發動攻擊。在第一波沖人大使館的人群中,女性占有絕對多數,這顯然也是有意而為,因為在激進分子看來,美國海軍陸戰隊員應該不會對女性示威者開火。
    部分激進分子還持有自行車鎖鏈、木板乃至鐵錘等簡易武器。另有少數人持有手槍,這與后來宣稱此次襲擊完全是非暴力行動的說法相左。
    他們的計劃是占領大使館三天,以此來表達他們對沙赫和美國的種種不滿。就主要目的而言,他們希望通過這次攻擊行動把溫和的巴扎爾甘政府①拖人一個進退兩難的境地,進而削弱它的地位。如果巴扎爾甘派人營救這些美國人,那么伊朗人就會把他及其政府中的溫和派人物視為 “西方的傀儡”。
    戈拉辛斯基發出呼叫后,海軍陸戰隊迅速集結。在進駐使館辦公樓之后,他們迅速進入戰備狀態,裝好子彈并占據有利位置,腎上腺素不斷上升,有的人似乎還渴望一戰。其中有一名隊員就趴在辦公室的地板上,身邊擺滿了彈藥。他緊盯著窗外,手中的霰彈槍已經做好了發射的楔子  那一天是1979年的12月19日,周六。傍晚,我正在工作室里繪畫。窗外,落日依山而下,余輝映出一道長長的暗色光影,如同帷幕一般蓋住了山谷。
      本周早些時候,我收到了美國國務院下發的一份備忘錄,其中包含一些令人震驚的消息:六名美國外交官逃離了被激進分子占領的美國駐伊朗大使館,躲進了加拿大駐伊朗大使肯·泰勒及其高級移民官約翰·希爾唐的府邸。
      一個多月以前的11月4日,一群伊朗激進分子襲擊了美國位于德黑蘭的大使館,扣押了六十六名美國人質,隨即在全城范圍內展開了大規模搜捕美國人的行動。他們指控美國人暗中從事“間諜”活動,試圖破壞這個國家興起的伊斯蘭革命。
      在大使館被占領時,我已是中情局技術服務辦公室下屬的全球偽裝行動部門的負責人。在過去十四年的職業生涯中,我已經在全球范圍內開展了眾多秘密行動,為特工和情報官員提供偽裝支持,并協助營救“鐵幕”背后的叛逃者和避難者。大使館遭到攻擊之后,我和我的團隊立即行動起來,為潛入伊朗的先遣隊準備各種所需的偽裝品、虛假文件以及不同化名的掩護身份。而就在準備期間,我們收到了國務院的備忘錄。
      對于這六名美國人,國務院似乎采取了一種觀望策略。在我看來,這是很有問題的。我最近剛去過一次伊朗,對于那里的危險,我有親身經歷。這個城市到處都是眼線,時時刻刻注視著你,搜尋著你。在任何時候,你都有可能會被發現。
      這六個人已經躲藏了近兩個月的時間,他們還能夠堅持多久?如果這六名美國人必須逃跑,他們會去哪里?在位于德黑蘭的美國大使館外,每天都聚集著數千名群情激憤的伊朗人。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被抓,那么他們極有可能會被投入監獄甚至被處死。
      我一直對我的團隊講,撤離行動有兩種:一是遭到惡意追捕,二是未遭惡意追捕。我們不能等到這六名美國人四處逃亡時才去營救他們,因為那時候我們幾乎不可能將他們安全救出。
      電臺正在播放歌曲《風雨無阻》。在創作時,我經?;崾仗衾?。對我來說,音樂幾乎與光線同等重要。
      我的繪畫生涯始于孩提時代,在1965年加入中央情報局時,我已經是一名藝術家了。至今,我仍認為我首先是一名畫家,其次才是一個間諜。在中情局工作期間,繪畫一直都是我紓解個中壓力的出口。偶爾,我會對某些官僚的古怪行為感到氣憤,甚至到了想掐死他們的地步,但如果讓我回到工作室,拿起畫筆,那么所有這些敵意都會煙消云散。
      那天下午的創作,源于與我工作相準備。P5-7 關的一個詞語:“狼雨”。在一個令人壓抑、沮喪、陰暗冬日夜晚,與窗外的茂密叢林對話。它傳遞的是一種我無法言表的悲傷,但直覺告訴我,我能把它畫出來。
      如果創作順利,那么我的大腦就會迅速進入一種“阿爾法”模式:主觀的、富于創造性的右腦就會實現突破。愛因斯坦曾對天才下過一個定義:天才并不是你比所有人都聰明,而是你已經做好了獲取靈感的準備。對我來說,這就是“阿爾法”的定義。我會通過繪畫來紓解工作壓力,并通過這種創作來尋求問題的解決方案,因為它會讓你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我已經做好了獲取靈感的準備。
      在對油畫布的底層色著暗釉時,我的思緒迅速發生轉變,一個初步的計劃開始在腦海中顯現出來。我們不僅要為這六名美國人偽造新的身份,提供偽裝支持,而且要派人潛入伊朗,與他們取得聯系,并對他們的撤退能力進行評估。
      我的兒子伊恩走進了工作室。他以一種藝術家特有的眼神審視著這幅畫作,而當時他只有17歲。“很好,爸爸。”他一邊說著一邊后退一步,以便找到更好的角度,“但這需要多加一點藍色。”他指的是狼的眼睛。
      “快離開這兒,伊恩。我大概三十分鐘后去吃飯。告訴你媽媽,好嗎?”我說。
      電臺中傳出了埃拉的一首歌曲——《只是其中之一》。伴隨著歌聲,我也開始用松節油清洗我的畫筆,并給油畫蓋上防護罩。
      無數問題開始涌入我的腦海。我如何說服這六名無辜的、未接受過隱秘行動訓練的美國外交官,讓他們相信,他們能夠成功逃出伊朗?我需要編造一個什么樣的故事,足以讓幾個“外國人”有理由在這種時候來到伊朗?我雖然組織過數十次的撤離行動,但這一次可以說是我所遇到的最具挑戰的任務之一。
      我關掉了收音機和電燈,靜靜地站在黑暗中,窗外一片漆黑,只有暖房里的枝形吊燈散發出朦朧的光。我思忖道,諜報行動是治理國家的一個工具,對于適當的、專業的諜報行動,國際上是有一套交涉規則的;但就目前伊朗的革命政府而言,唯一的規則就是沒有任何規則。
      ……